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

【文化益阳】“益阳一老”徐少保(十二)他为什么让自己一生默默,也一世谨谨?

2019-7-22 09:41| 发布者: 李倩| 查看: 1201| |来自: 益阳在线

摘要:   文化益阳 “益阳一老”徐少保(十二) 谌建章   他为什么让自己一生默默,   也一世谨谨   《“益阳一老”徐少保》写到这,似到了该和徐老说再见,该和网友说再见的时候了。然树老根多,人老话多,我们4名平 ...

  文化益阳

“益阳一老”徐少保(十二)


谌建章


他为什么让自己一生默默,也一世谨谨


  《“益阳一老”徐少保》写到这,似到了该和徐老说再见,该和网友说再见的时候了。然树老根多,人老话多,我们4名平均年龄60多岁的采访者,在结束这篇长文前,似还想感慨两句——

  感慨一:假如革命阵营中没有叛徒

  《红岩》一书当年为什么那么受人追捧?江姐和狱中难友的“绣红旗”为什么一直是舞台上的经典?这里除了小说和歌舞特有的艺术和魅力,恐怕与先烈们所处的特定革命节点有关,即他们都听到开国大典的隆隆礼炮了,自己为之奋斗的这个新政权却看不到了。“热泪随着针线走,与其说是悲不如说是喜,多少年哪多少代,今天终于盼到你,盼到你”。可是盼到了你,却看不到你!

  造成这一悲剧最直接的原因,是地下党的市委书记和副书记都成了叛徒。关于这点,过去还不敢说,最初的小说也只用一个所谓的“甫志高”来敷衍……

  


  “益阳一老”徐少保,地下工作的时间远比《红岩》中的绝大部分英雄要长,眼看只有三年共产党就要打下江山,夺取政权了,却也没能等到这一天。歌乐山下的英烈们,可以说是带着一份欣慰去的,而徐少保一没听到隆隆的开国大典礼炮声,二没听到訇訇的解放军脚步声,就和妻子及战友英勇就义,慨当以慷了。

  如果地下党的重庆市委主要领导不叛变,如果石、公、华县委池西区那个区委书记不投敌,这些革命先烈,包括徐少保,就能高高兴兴活到解放,看到新中国,该多好!

  然,这个“多好”又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因为,有革命就会有风险,干革命就会要流血。阶级斗争的严重性和社会的复杂性,决定了革命阵营不可能纯而又纯,投机者、钻营者、渔利者,怀抱不可告人的个人目的者,永远是这个营垒的赘生物。其人数之多,之杂,就像现在党内的腐败分子,拔了萝卜带出泥,打了老虎还有蝇。

  甚至可以这么说,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无产阶级武装斗争史,对外,既是一部革命先烈的流血史,对内,也是一部清洗叛徒、铲除叛徒的自洁史。湘鄂边的区委书记、重庆的市委书记还算不上大叛徒,早在土地革命时期,我党就出了一个最大的叛徒,叫向忠发,中央特科负责人,也是上集提到的《党的生活》主要撰稿人。

  他,工人出身,中共六大当选为党的总书记,却不顾党的形象,用党的经费住洋房,养小老婆,小老婆还不止一个,搞什么“双栖双宿”,这样的人在危急关头,不叛变才怪!据说,他执掌下的中共六大,36个中央委员,叛变投敌的竟多达14个,占三分之一还多!

  


  这还不是最奇葩的,最奇葩的是一大,13个建党代表,被党开除或自行脱党的有7个,占了一多半。其中陈公博、周佛海还当了大汉奸,抗战胜利后,被国民政府处决了。

  上面是中央的,还有省委的。光我们湖南,1931年和1932年,就分别有省委书记宁迪卿,及代行省委之职的长沙中心市委委员李绍庸,他们先后叛变,导致湖南地下党全面瘫痪,使继任的书记徐少保也无有了立足之地,只好潜回湘鄂边重起炉灶。

  可见,有革命在,就有叛徒在,有叛徒在,就有风险在,再加上与公开的、武装到牙齿的敌人作斗争,才使得党的地下工作无比艰巨,无比复杂,也无比悲壮,才使得《红岩》那些英雄和徐少保这样的先烈可歌可泣,可敬可仰!

  最近,一篇《中共的磨难,令所有敌人胆寒》的深度好文,在手机上流行,说“全世界没有哪一个政党遭受过中共这般炼狱地火似的考验。”说“中国近代以来,没有哪一个政治集团像中国共产党这样,拥有这么多的为胸中主义和心中理想抛头颅、洒热血、前赴后继、义无反顾、舍身忘死的有志之士。”还说,“这批人,不为官、不为钱、不怕苦、不怕死,只为主义、只为信仰,便可用一生去奋斗!”

  而这批用一生去奋斗的人中,就有徐少保!

  感慨二:假如徐少保当年没找到党

  


  我们四个采访者虽都是解放后出生的,但年少时对二十年代那场农民运动却常有耳闻。这是因为大革命失败后有农会骨干的遗孀,像《红灯记》中的李奶奶一样,给红领巾讲述她们的丈夫是如何斗地主、打土豪,如何英勇悲壮、献身革命的。

  我们也因此知道当年有不少农会骨干出逃后到上海或苏区找党,是如何成了职业革命家的,如曾三、高文华等。当然,还知道有自行脱党,回归寻常百姓,或摇身一变,加入国民党的。不过像徐少保这样潜伏20年后光荣牺牲的,似没有听到过。

  写到此处,笔者突发奇想,假如徐少保当年没有找到党,他是不是也会自行脱党,隐姓埋名,当一辈子普通农民?或找到党后,积极争取到苏区,在第一线真枪实弹地和敌人干,不做这种担惊受怕的潜伏者?

  实践证明,他没有这样。

  他为什么没有这样?他为什么一生跟定共产党,并将最需要,最艰巨,也是最危险的地下工作揽在身,让自己一生默默,也一世谨谨?

  这要回顾一下当年那场大革命。

  那场反帝反封建的大革命,虽是国共合作的产物,但共产党的做法,更接近农民,更切合实际,当然也更能俘获大多数农民的心,这其中就包括佃农出身又读了8年老书的徐少保。

  读过老书的徐少保知道,古之能成大事并一呼百应者,都是那些能将农民利益写在旗帜上的人,如陈胜,吴广,如方腊,杨幺,如李自成,洪秀全,这些都是他心中的英雄。而这样的英雄现在就来到自己面前,且较之那些农民领袖,胸襟更高广,目标更远大。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,能遇上这样的英雄,这样的政党,乃人生之大幸!且这个伟大的党还看上了他,让他当上了区委书记。后来,因陈独秀的右倾投降,大革命失败了,作为党的追随者,他能因失败就离开,能因挫折就分手吗?

  徐少保不会。读过老书知恩图报并侠肝义胆的他,因为躲避追杀,也因为打心里喜欢,就这样不离不弃地跟定了共产党。跟定这个党后,越往上走,就越能接触高人,越能知晓党的理论,对社会的发展规律便越有领悟,便越能主动投身社会并影响社会。久之,在徐少保身上,就有了一种历史的担当与自觉。

  这种担当与自觉的背后,就是我们常说的信念与信仰。信仰于人而言,是一种精神基因或心灵密码,有了这种基因,内心就无比强大,有了这种密码,前进便不会迷失方向。人一旦有了这种基因和密码组成的信仰,就会一辈子为它去奔走,去奋斗,就会出现人间奇闻和党史奇迹。

  因为信仰,在全省党组织因叛徒再次遭到彻底破坏的情况下,他与一年轻党员搭班子又重建了一个党小组,几年下来就吸收和发展地下党员300多人,建立支部20多个。此举受到湖北省委的高度肯定。

  因为信仰,他在不适宜游击战的湖区成立游击队,与反动武装和日本鬼子周旋,极大地配合了红军和新四军,保护了一大批党的地下工作者,让国统区和沦陷区的人民知道共产党没走,共产党还在!

  因为信仰,徐少保能上能下,任劳任怨。作为“正省”级的老资格党员,不惜在最基层的支部当副职。虽后来又到了县委和特委,但也并不全是当一把手,而是副书记、执委、组委、宣委的都干过。

  因为信仰,当董必武安排他去延安工作时,为了苦心经营的地下组织,也为新党员安全着想,他婉言谢绝了;当湘鄂边特委推荐一批进步青年去新四军公校学习时,他把只有十几岁的儿子也送了去。

  因为信仰,他和妻子及战友被捕后,经受轮番利诱和百般拷打,最后,反动派将他们分别装进麻袋,绑上石头,抛入湍急的湖口里。他们用大义凛然和从容赴死,诠释了共产党人对远大理想的坚贞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曾形象地说: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“钙”,没有理想信念,或理想信念不坚定,精神上就会得“软骨病”,就会在风雨面前东摇西摆。

  我们发掘和学习徐少保,就是要发掘他的思想动因,在立根固本上下功夫,学习他坚定的信仰、信念和忠诚,在各种考验和诱惑面前,有强大的免疫力和抵抗力!

  感慨三:假如我们早些知道徐少保

  从安乡采访回来,直到现在,安丰乡出口洲社区那位曾为夏梦蝶申请烈士证的龙大爷一句话,便一直沉甸在心里,这话就是:你们益阳人为什么不早些来呢?

  


  是呀,我们益阳人为什么不早些去呢?

  就是早个两年三年,徐少保的小儿子还在,女儿李倩也可能没痴呆,他们就能补充许多继父和母亲的印象和空白,这篇系列报道说不定就会充实和感人很多。

  若早五年或十年,为《安乡人民革命史》撰写回忆录的那些老地下和老革命,定有不少还健在,这样,就有可能在他们的文章之外,获取好多关于徐老夫妇的琐闻或细节,或危急关头的果断处置,重要关头的重要讲话等。这些,对丰富人物形象,展示人物精神,刻画人物情感,该多么重要。

  如果新闻早些介入,早作报道,那么益阳的作家、剧作家、音乐家、曲艺家和诗人也会闻风而动,一些关于徐少保夫妇的传记、小说、诗歌、快板或剧本,说不定就会在益阳流传,在各大剧院上演,或一本本、一叠叠的《徐少保传》《徐少保记》,就摆在党史和档案部门的案头上了。

  看过一些潜伏传奇,也读过什么王牌特工,像徐老这样,潜伏时间那么长,跨越阶段那么多,经历风雨那般严酷,斗争艺术那般高超的,似无出其右。

  从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,从八年抗战到国共合作,从国民党排共反共到挑起内战,我们看到了徐老寻党找党、物色党员、发展组织,及奉命赴省、肩扛重任,又屡遭破坏、从零开始、重建组织,整风培训、输送干部,到建立统一战线,开展武装斗争等一条漫长而又完整的活动链。并从一些关键时刻和重大事件中,看到了徐老面对黑暗,怀揣光明,内心似铁,信念如钢。

  特别是三十年代初,党外血雨腥风,党内叛徒频出,湖南地下组织被破坏殆尽,您只身潜往湖北,和年仅21岁的本地党员杨茂新联手,从临时党小组起步,几年间就建起了一个庞大地下组织群,并两次受到中共地下湖北省委负责人的肯定,一个赞之为“难得的革命火种”,一个喻之为“不可多得的新生命”!

  1946年9月18日,那个不堪回首的早晨,您和妻子双双被捕,一双小儿女在后面“爹呀”“娘呀”齐齐里追……

  湘中游击纵队闻讯您夫妇被捕后,尽管八支队个个都是飞毛腿,但还是没赶上国民党省主席那道秘密处决令……

  像游击队没有赶上密裁令,作为记者的笔者这次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沮丧感:干了一辈子新闻,对家乡这位一等一的英烈,却闻所未闻,更访所未访。倘新闻界早有报道,益阳的文学界、戏曲界,美术界,甚至音乐界,不就多了一个关于革命传统的好题材?益阳的文化领域、教育领域、甚至整个意识形态领域,不就因为徐少保,而多了一个百分百的正能量?

  感慨四:假如徐少保能回家乡看看

  一次次深入的采访,犹如一场场灵魂的洗礼;一集集文字的打磨,仿佛一轮轮精神的升华!

  清明这天,我们终于拿出了初稿。

  清明节,是一个追思怀远的日子。这天,我们和几位同学,来到湖南烈士公园,怀着虔诚与景仰,走进烈士塔下那肃穆的奠堂,走进奠堂两侧的纪念厅,虔诚瞻仰了徐少保。

  

  

      纪念厅里,陈列着郭亮、夏明翰、杨开慧等近百名湖南著名烈士的遗像、遗物,及全省7600多位烈士名册。能在厅堂悬挂遗像的,是中国共产党著名英烈中的湘籍英烈,是感动中国人物中的湘籍英模,还有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湘籍著名人士和将领。

  



  为了地下工作,徐老一生没照过相,悬挂在这里的,仍是那张网上的铅笔素描。看到家乡来人了吧,平素那张坚毅和刚强的脸,此刻似露出几分欣然,也呈现几多慈和。

  徐老,我们是大大地来迟了啊!请允许我们代表益阳的乡人,向您,还有您的夫人,我们益阳人的好媳妇梦蝶大姐,深深地鞠三个躬,并献上各自的心香一瓣,再加上这篇两地采访、约五万字的长文!

  作为老乡,我们可以告慰于您的是,当年您带领农会会员担土疏河、筑堤固垸的烂泥湖,解放后,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益阳县出动40万劳力,开通了1条37公里的新河,12条总长42公里的支河,将桀傲不驯的烂泥湖既整体围在了牢固的大堤内,但又可和外面的水系及时调蓄。从治理以后的40多年里,泱泱乎数百平方公里的湖乡大地,从此旱涝无虞矣!

  不仅如此,现在的稻田,从插秧到收割,全流程都是机器的干活。还有田间管理,也简单多了,农民在田里装了探头、传感器、测报灯什么的,将掌握的数据遥控到自己的手机上,于是足不出户,就能准确地观察到庄稼的虫情、光照、温度和湿度。

  呵呵,现在的农民已不是过去意义上的农民了,农田经过上世纪包产到户后,本世纪又向作田大户集中了。这些大户,动辄就是一千、两千或三千亩田土,于是,电脑监测农田,手机操控农事,秧谷放暗室催芽,农药用飞机喷洒……这种作田方式,恐怕会颠覆徐老您的想象哦!

  忽想到,徐老离乡已92载,说不定您思乡情切,会携夫人回泉交河老家看看,届时定会像当年毛泽东回韶山一样,心头升起一股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”的豪情吧!或许,当您优哉游哉,放眼皆桑竹美池、良田广厦,触目是渔牧蓬兴、花香被亩时,说不定恍兮惚兮,还以为是来到了陶潜笔下的桃花源呢!

  


  您一定会关心,田间劳动的人不多,其余的人干啥去了?呵呵,现在的农村也不是过去意义上的农村了,什么一产、二产、三产业,科技、电子、数字,还遥控的,哪行不需要人,哪门不虚位以待呀!要不,咱中国GDP怎么成了世界老二,马上就跻身第一呢?

  最后,您和夫人到了家,也千万别奇怪,您的侄孙重孙均各有所长,忙得不落屋,唯有侄儿徐定国在守家,他虽七十出头了,但靠着流水线丰产养猪法,一个人每年养猪500多头,另外还散养肉鸡200多只,照料门前一口五六亩的鱼塘。令人称奇的是,这么多猪呀鸡呀,排泄物经一净化池后,竟无有半点气味。

  


  最后,给您说说我们大益阳。

  1950年,过去的益阳县城关镇改为了益阳市,包括安化在内的大益阳便成了益阳地区。1994年,大益阳地改市后又成了地级益阳市。现在益阳总人口500万,是环洞庭湖生态经济圈内的核心城市,先后获得过省级园林城市、湖南省历史文化名城、国家卫生城市、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城市、及2018中国城市治理智慧化优秀奖等称号。

  目前,全市人民在市委市政府的带领下,正本着您的初心,朝着老一代革命家所指引的方向,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而生生不息,勇往直前!

  


 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,同时也是中央特科成立90周年纪念。藉此机会,让我们向无数的隐形英雄致敬!向“益阳一老”徐少保致敬!向您的夫人和湘鄂边的战友致敬!

  最后,向信仰致敬!


  (全文完)

  参与采访:周国兴、温逑勋、徐亮军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益阳在线”或在视频窗口中有“益阳在线LOGO”标识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,未经本公司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2、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益阳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、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0737-4223659
扫一扫
手机访问本页
返回顶部